CDEC2020 搜索 導航菜單

柳傳志退休:激蕩三十五年

[摘要]2019年12月16日,柳傳志退休的消息不脛而走。12月18日傍晚,柳傳志官方正式宣布卸任聯想控股董事長。

終于,柳傳志正式宣布退休了。

2019年12月16日,柳傳志退休的消息不脛而走。12月18日傍晚,柳傳志官方正式宣布卸任聯想控股董事長。

聯想控股公告顯示,聯想董事長柳傳志先生提交書面辭呈,辭任本公司第二屆董事會董事長、執行董事以及提名委員會主席職務,自2019年12月31日結束后生效。董事會頒授“名譽董事長”于柳傳志,并與柳傳志簽訂顧問協議,聘柳傳志為公司資深顧問。

同時,董事會選舉執行董事寧旻接任柳傳志。自2020年1月1日生效。其實,早在今年4月份,不少媒體圈人士便知曉柳傳志即將退休的消息。只不過,時至今日方才正式公布。

繼馬云之后,柳傳志成為第二位宣布退休的科技圈“教父”。

不是“教父”

提及“教父”稱謂,在2017年,吳曉波在采訪時這樣稱呼柳傳志,他急忙否認,“別別別,千萬別這么說,這么說把我掛在這里很難受的。”

1944年,柳傳志出生于江蘇鎮江的一戶普通家庭,兄妹多人。父親柳谷書言傳身教,讓柳傳志十分看中正直、敬業與信譽。

1966年,柳傳志于西安軍事電訊工程學院畢業,1970年,進入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擔任助理研究員。14年之后,為響應中科院“一院兩制”改革,柳傳志和11名科研人員拿著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的20萬投資,決定下海創業。在上個世紀80年代,放棄體制內體面的工作,下海創業實屬“異類”。

而彼時的柳傳志在今天看來,算得上高齡創業者。

創業初期,并不容易。在中關村一間石灰泥墻的小平房中,三張桌子,兩個長板凳,就是早期聯想的辦公地點。在換道市場化經濟的大環境下,柳傳志遭遇了不少磨難,被人刁難,工廠被迫搬遷,與政企打交道難,被騙。

創業20萬資金沒過多久就被騙走了14萬,柳傳志為了“賺錢”,當過小商販,兜售過旱冰鞋、甩賣電子表、批發過服裝。成立第二年,在與IBM做生意的過程中,柳傳志又被一家進出口的公司騙了300萬。

這些都是創業“闖關”中的冰山一角。

2018年,聯想內部春節聯歡會上,柳傳志稱聯想經歷過三次“戰役”,第一次,1994年,進口關稅從200%降低至26%,批文取消,給國內民族品牌帶來巨大沖擊;第二次,2001年,戴爾來了;第三次,2004年12月8日,聯想宣布并購IBM PC部分。

當然,影響聯想的絕不僅僅以上三次“大戰”,回顧柳傳志在聯想的35年時間,某些決定成為了聯想的關鍵節點。

“貿工技"

時間回撥到1994年,聯想的第一次戰役,也是正是因為這場戰役,為日后聯想的發展基因,企業調性埋下了伏筆。

這一年,積攢許久的柳倪之爭爆發,在聯想發展方向上,團隊創始人之間出現罅隙。柳傳志主張發揮產品制造優勢,加強自主品牌。倪光南則主張技術路線,選擇芯片領域為主攻方向。這也是后來甚囂塵上的“貿工技”、“技工貿”之爭。

1984年,在柳傳志、王樹和、張祖祥等好友的邀請之下,倪光南帶著自己研發的漢卡加入聯想。此后四年,倪光南帶領研發團隊陸續推出了多款漢卡產品,也為初期聯想完成了一些技術的原始積累。

十年后,有了一定資本的聯想,在謀求更高層次的發展路徑上,好友之間出現分歧。1995年,柳倪之爭告一段落,倪光南出局,離開聯想,柳傳志的“貿工技”得到支持。談及這一紛爭,柳傳志曾吐露心聲,“創業以來最難捱的一段時間。”

盡管,2004年之后甚至直到今天,“貿工技”問題一度讓聯想陷入爭議的“漩渦”之中。但在當時看來,沒有“貿工技”,可能就沒有今天的聯想,選擇“貿工技”路線絕非偶然。

如文章開頭所述,1994年,國外PC品牌進入國內市場,給國產品牌帶來巨大沖擊。受此影響,聯想連續兩年虧損2.5億港元。此時的聯想就像得了“梅尼埃病”不僅缺資金,奄奄一息,更找不到方向。

柳傳志曾對媒體回憶到“貿工技”決定,依照當時的情況,根本不允許,也沒有條件,沒有海量的資金讓聯想做研發,然后依靠技術進行貿易。雖然聯想剛開始選擇“貿工技”,但企業發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可以有更多的資本向“技工貿”調整。

尤其是芯片行業,在柳傳志看來,門檻高,國內技術、工業等積累孱弱,即便有了技術,也不能保證產品能順利賣出去,還不如把精力放在PC業務上,在PC上拼一下。

的確,以當時的狀況,很多企業沒錢、沒技術、沒人才,政策和法律環境不完善,生存問題都成難題。更不用說打持久戰,與國際巨頭企業競爭高精尖領域了。只有先備足糧草,才有“后來的故事”。

在柳倪之爭期間,聯想完成一件大事,在香港聯交所成功上市,任命楊元慶為聯想電腦公司微機事業部總經理。1997年,北京聯想與香港聯想完成合并,同年,聯想成為國內電腦銷售冠軍。之后七年時間,聯想連續霸占國內個人電腦第一名的位置。

更重要的是,聯想集團開始了全面發展。

 多元化

2001年,聯想進行了組織調整,進行了分拆。將自有品牌和代理分銷業務分拆為聯想集團和神州數碼。楊元慶、郭為等一批新人開始展露頭角。另一方面,聯想開始了多元化、海外布局,進軍投資領域,實現戰略投資、財務投資雙輪驅動。

2004年,聯想以小吞大,收購了IBM的PC部門。聯想以12.5億美元,相當于聯想73%的市值收購IBM臺式、筆記本電腦,以及研發、采購業務,IBM擁有將近18.5的股份。在當時來看,這樁交易,令行業震驚,聯想一年營收僅為30億美元,而IBM僅PC部門就多達130億美元。

這一戰,讓柳傳志在名聲在外。同時,柳傳志卸任聯想集團董事長職務,交由楊元慶擔任。

從體量上來看,IBM的PC部門是聯想的四倍之多。另外,收購之后怎樣整合、消化也至關重要??v觀一些國內外商業收購、并購案例,引起消化不良,沒有起到1+1大于2作用的案例,有很多。2003年,TCL收購了RCA、湯姆遜Thomson電視機品牌,不斷虧損。

如外界所料,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聯想不得不內耗于與IBM的文化沖突之中。外籍高管戰略失誤、團隊不融洽、美國次貸危機,讓聯想在2009年出現首次虧損,柳傳志再度出山,擔任聯想集團董事局主席,楊元慶改任CEO。

隨后幾個月,情況有所好轉,聯想逐漸走出泥潭。2011年,柳傳志再度隱退,專注于聯想控股。2013年,聯想成為全球PC市場第一名。2014年,聯想更加積極主動地擺脫PC制造商的標簽,收購IBM System X業務,以及摩托羅拉移動業務。

將單一的業務結構拓展到服務器、智能終端領域。尤其是,2014年1月,聯想以29.1億美元收購谷歌旗下摩托羅拉移動業務,資產涉及3500名員工、2000項專利、品牌注冊商標,對科技圈的影響效應,不亞于上一次的IBM收購案。

2016年3月,聯想新一輪架構調整后,重組為四大部門,分別是聯想創投集團LCIG、移動業務集團MBG、個人電腦與智能設備集團PC&SD、數據中心業務集團DCG。2017年,數據業務中心集團又重組為傳統服務器、存儲、網絡產品的ThinkSystem,以及ThinkAgile超融合系統。

聯想的業務轉型一直走在路上。

另一邊,柳傳志投身于創投行業。柳傳志喜歡一句話,“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種著地里的”,“要為十個瓶子留十一個蓋子”。柳傳志對分拆、二次創業曾這樣解釋,首先,居安思危,為了企業能長久活下去,需要再造幾個聯想集團抵御風險。

第二,要支持聯想集團的發展,聯想控股必須走多元化道路。還有一個緣由,也是最重要的一點,IT業務已經相對成熟,柳傳志想于讓位年輕人。

柳傳志曾說,“小公司做事,大公司做人”,“辦公司就是辦人”。

亦師亦友

柳傳志正式宣布退休之后,楊元慶感言道,“柳總于我,亦師亦友。”在聯想35年中,柳傳志門下門徒眾多,涌現一批又一批的青年企業領袖,柳傳志愿意提撥身邊的年輕人,讓年輕人有施展才華空間。

“作為聯想的第一把手,我是一個大的發動機,我希望把我的副手們都培養成同步的小發動機,而不是齒輪。”

2002年,在聯想連續業績下滑時,柳傳志在聯想集團大會上表態,“要讓戴爾知道誰是聯想、誰是楊元慶”。力挺楊元慶。盤點柳傳志身邊的人,楊元慶、郭為、朱立南、寧旻、李蓬......還有一位不得不提——地產行業的孫宏斌。

1989年,從清華大學畢業四年的孫宏斌加入聯想,孫宏斌最初的崗位是銷售部門的小職員,兩年時間,業績突出,從普通員工提拔至主任經理。1990年,也就是孫宏斌加入聯想第二年,孫宏斌被破格提拔為聯想企業發展部經理,僅僅兩個月時間,在全國范圍內開辟18家分公司,創下2400萬營業額。

孫宏斌是柳傳志刻意栽培的結果,有聯想老員工回憶道,孫宏斌出生于山西,方言口音較重,柳傳志每天上班,都要把孫宏斌單獨叫到辦公室講一側故事,鍛煉孫宏斌的口才、演講能力。柳傳志后來回憶道孫宏斌的優點:極度強的進取心;抗挫折能力,有韌性;看透事情本質的能力。

1990年,就在孫宏斌“大刀闊斧”之際,柳傳志與孫宏斌出現了嚴重分歧。年輕氣盛、心高氣傲的孫宏斌,把企業發展部的利益放在了首位,引起內部元老的不滿,紛紛向柳傳志報告,孫宏斌過于“橫沖直撞”、結黨營私、權力太大。

柳傳志也對孫宏斌的一系列表現愈發不滿與不安,在擔憂公司資金被孫宏斌控制情況下,柳傳志隨即報案,孫宏斌被北京海淀警方拘留。1992年,歷經27月,海淀警方下達判決書,孫宏斌以挪用公款13萬,判處5年有期徒刑。1994年,孫宏斌減刑刑滿釋放。

出獄后,孫宏斌首先找到送自己入獄的老領導柳傳志進行懇談,柳傳志被孫宏斌"不涉足IT"、進軍房地產、“重頭再來”的勇氣打動,給昔日“愛徒”50萬元的創業基金。孫宏斌拿著柳傳志借給自己的50萬元,在天津創辦了順馳房地產。

正是因為柳傳志的支持、不計前嫌,才有了孫宏斌“地產界黑馬”的后話。關于柳傳志與愛徒的演繹版本很多,孫宏斌在一次采訪中表露了對柳傳志的感謝,柳傳志就像父親、老師,亦父亦友、亦師亦友。

柳傳志曾說,不生事,不怕事,天下無事;能善人,能惡人,方能正人。能善人,就是指擁有菩薩心腸,能惡人,則指使用霹靂手段,制服惡人,只有兩者結合,方能指正他人。柳傳志的“育人”方式自有一套體系。

而不管“能善人”,還是“能惡人”,柳傳志的紅線都是聯想的利益為大。柳傳志多次公開、私下表露過,聯想就是他的命。所以,聯想怎樣選取“接班人”,選擇什么樣的接班人,柳傳志也早有打算。

尋找接班人

1995年,柳傳志想更換助理,當時聯想企劃辦副主任王曉春給柳傳志推薦了前下屬寧旻。寧旻于1969年出生,北京城市學院國際金融專業畢業后,1991年, 加入聯想。相比于楊元慶、孫宏斌等“天之驕子”,寧旻的故事頗為勵志,也因為寧旻行事低調,鮮有人知曉寧旻的“奮斗史”。

聯想工作期間,深知自己學歷在不占優勢的寧旻,于1997年、2001年分別拿到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學士、中國人民大學EMBA碩士學位。“英雄不問出處”的背后是寧旻綜合、全面的素質吸引到柳傳志。

寧旻歷任聯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助理、助理總裁兼企劃辦副主任、董事會秘書、助理總裁兼資產管理部總經理、高級副總裁兼資產管理部總經理等職務。熟悉聯想管理、資金、企業文化到培訓等流程。

寧旻穩重,善于思考總結,更重要的是情商非常高。作為一家企業的總裁助理,更多的時候,需要起到“承上啟下”的中間作用。對上,幫助領導處理瑣碎事務,協助領導管理企業業務;對下。準確傳達領導意見,幫助領導完善細節。

看似簡單,實則不易,不僅需要對企業業務有深刻了解,更需要在管理、傳達信息方面確保準確無誤。寧旻擔任助理期間,無論是下屬,還是上級,均對寧旻予很高評價,寧旻在傳達信息,交流上,讓其他人感覺“舒服”。

在業務上,更有自己的一套理解。每當柳傳志對聯想有新的決策、規劃時,寧旻總能完全理解到柳傳志的想法,并提出自己的看法。“想人之所想,思人之所思。”這讓柳傳志感覺到,寧旻悟性非常好,認同并了解聯想的價值觀。

有傳言稱,寧旻記性佳,好幾百人的會議,寧旻總能準確地說出對方的姓名。從上、到下的良好反饋傳到柳傳志耳中,自然對寧旻更加信賴。

2015年,在聯想控股上市期間,柳傳志談及聯想集團未來傳承以及管理的問題。從90年末期,柳傳志就開始一邊打仗,一邊儲備人才。柳傳志認為,聯想選取的領導班子、成員都必須經過聯想價值觀的反復驗證、考驗。

同時,這個帶頭人還需要有遠見、有追求;讓大家敢于說出不同的觀點,有心胸,格外謙虛與謹慎。顯然,寧旻符合這一標準,更不存在出現自己部門的利益獨立于整個集團的現象。

當然,拋開聯想和聯想的接班人問題,柳傳志有著更深遠的打算。讓位于年輕人是不夠的,怎樣創造新的舞臺,有更好的機制、機會,成為柳傳志思考的問題。特別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很多舊的經驗,不足以應對新的變化。

轉戰投資,聯想控股成為柳傳志的“新舞臺”。

挖掘下一個“聯想”

2001年,聯想控股成立,并將3500萬美元作為第一期基金,創辦聯想投資,作為君聯資本的前身,聯想投資專注于風險投資領域。2003年,有創建了并購為主的弘毅投資,2008年,聯想之星成立,關注人工智能、TMT、醫療健康等領域的創業者,幫助創業者天使投資以及深度孵化。

至此,聯想控股已經發展為從VC(風險投資)、PE(股權投資)、CVC(企業風險投資)全方位、全流程、全周期的投資體系。2015年,聯想控股在香港上市,成為柳傳志人生的第二次“巔峰”。

柳傳志下半場轉戰投資,既有早期創業過程中的遺憾,比如,早期資本市場錯過BAT的投資。又有人生價值的實現,“用資金與管理幫助和促進中國創業企業的成長”。

柳傳志在怎樣獲得好的“回報”上,想得很清晰,先看行業、看項目,再看人,“事為先,人為主”。在四個環節上提供增值服務,調整機制,占據大股、控股,接著調整企業所有制,采用激勵機制與法人治理結構;給企業戰略制定與執行方面予以指導;提升企業的管理;金融服務,幫助企業籌集到更多資金。

翻看聯想控股的業績,2019年上半年,營收1793.1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加15%,凈利潤26.7億元,實現連續第五個報告期的增長。

五大領域中,IT板塊,營收同比增長14%,達到1640億元;金融服務板塊收入同比增長119%至43.4億元;盧森堡國際銀行較2018年末增長6.1%,報告期內錄得營業收入2.7億歐元;創新消費與服務板塊收入達4.3億元;農業與食品板塊營收同比增長17%至74.9億元;先進制造與專業服務板塊同比增長59%。收入27.4億元。

其中,包括聯想之星、君聯資本和弘毅資本在內的財務投資凈利潤已達13.50億元,占據聯想控股凈利潤的半壁江山。而近幾年一些“明星”AI創業企業,如曠視科技、思必馳、作業盒子、商清智科技均受到聯想控股的資本支持。

聯想控股經過19年的發展,以實際行動,踐行了柳傳志最初的“愿景”。如今,柳傳志已宣布正式退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我可以忍受清貧,但不能忍受自己碌碌無為、虛度時光”,柳傳志曾這樣說。但他也說過,“千萬不要把自己的力量估計得過高,一定要站在人家的角度去想,你想取得優勢,就要比別人有非常明顯的優勢才行 。”




版權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軟件網(http://www.4778555.live)”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軟件網或昆侖海比(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業、傳播媒體轉載、摘編中國軟件網(http://www.4778555.live)刊登、發布的產品信息及新聞文章,必須按有關規定向本網站載明的相應著作權人支付報酬并在其網站上注明真實作者和真實出處,且轉載、摘編不得超過本網站刊登、轉載該信息的范圍;未經本網站的明確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在非本網站所屬的服務器上做鏡像。

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按雙方協議注明作品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昆侖海比(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内蒙古十一选五计划